专访刘韵洁院士:要以全民皆兵的思路部署工业互联网防御措施

“目前的互联网能不能满足实体经济的需要?我的回答是,满足不了(www.ran7.cn)。实体经济需要稳定的网络质量,需要差异性的网络服务,而我们传统互联网的架构没有办法做到这一点。”4月28日,中国工程院院士刘韵洁在2021数字工业高层论坛上表示。

刘韵洁院士曾多次主持数据通信领域国家重点科研项目攻关,主持设计、建设并运营了国家公用数据网、计算机互联网、高速宽带网,为我国信息化发展打下了重要基础。

刘韵洁院士认为,未来网络要能够满足工业互联网和实体经济的需要,应具备四个特点:智能、安全、柔性和可定制。“将来,每一个行业,每一个企业,甚至每一个用户,每一种应用,都可以根据自己的需要定制自己的网络,将来的增速降费需要网络的变革。”刘韵洁说。

要实现这个目标,刘韵洁认为,应打造出一个服务定制网络架构来适应各行业对互联网的差异化需求。

刘韵洁在接受澎湃新闻记者专访时表示,目前,国内工业互联网发展最亟待解决的问题是,要改造企业内网,打通企业内网的数据隔离,把数据的价值挖掘出来;同时提高外网的服务能力,保障安全性和稳定性。

“工业互联网必须是开放的。我认为,要以全民皆兵的思路来部署工业互联网的防御措施,第一时间发现问题,全网采取措施来解决问题。”刘韵洁表示。

以下是专访实录:

澎湃新闻:您在演讲中表示,工业互联网必须以企业为主体。从企业端来看,制造业企业要实现数字化转型,面临着哪些痛点和堵点?

刘韵洁:我认为,企业的痛点是,都知道数字化转型的方向是对的,知道要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但是不知道具体该怎么做。好多企业做了一些投入,做了一些数字化的尝试,但是见不到效果。再往下做,企业心里没有底。

因为每个企业面临的问题不一样,都是个性化的。有的企业面对的是工业3.0到的4.0的问题,有的是工业2.0到3.0的问题,这就非常需要科技界能够深入企业,跟他们一起去找出企业的问题,给企业做出方案。

下一步,我认为要把资源投到企业去,引领企业去根据自身不同的情况,制定数字化的方案。目前,我们已经选了15个企业,做完以后,现在马上要启动在100个企业里实现数字化。这些方案都是政府在引导,有引导资金,有政策扶持。

所以,很重要的一点是,技术人员要下到工厂,与企业一起制定方案,然后再由政府和第三方去做评估和检验。只有几方面都联合起来,才能把这个事情做好。

澎湃新闻:您提到,很多企业钱花了不少,但信息化、智能化水平并没有很大提升,也没有带来实际效益。在企业数字化转型的过程中,应该如何量化工业互联网带来的经济效益?

刘韵洁:每个企业在转型中面临的矛盾点不一样,通过数字化的技术解决矛盾点,成本就省下来了。我举个例子,比方说节省人力成本方面,有的企业检查产品质量的时候,要人工去检验。如果能有一个办法,比如通过视频分析的方式来代替人工,就可以节省很多人力成本,这就是一种量化。这个可能还是要针对企业的具体问题来具体分析会比较好。

澎湃新闻:数字化可以节省人力成本,工人们接下来需要什么样的知识结构与技能培训,才能适应工业互联网的发展进程?

刘韵洁:人力如何适配企业数字化转型,我认为是一个社会问题,是国家层面要考虑的问题。

每个企业都尽量的要走向自动化和智能化,这是一个趋势,所以肯定会减少人员,这是一个矛盾。

从国家层面考虑,可以鼓励企业职工再学习,转向服务业。因为制造业肯定要向制造服务业去转变,将来制造业企业可能在服务领域会拿到很多回报,而不是在制造流程当中拿到很多回报,所以人员也可以分流到制造服务业当中去。

澎湃新闻:我国的工业互联网行业是否也面临着“卡脖子”的问题?目前最亟待解决的问题有哪些?

刘韵洁:“卡脖子”的问题我们现在正在解决。我认为目前最亟待解决的问题就是企业内网的改造和外网提供的服务能力。企业的内网要打通数据隔离,把数据的价值挖掘出来;外网必须要能够提供安全的、确定的网络环境。现在我们的互联网还做不到这一点。

澎湃新闻:国家提出“2030年要实现碳达峰,2060年实现碳中和”的目标。这给中国工业互联网的发展带来了什么样的机遇?

刘韵洁:“碳达峰”和“碳中和”给中国工业互联网发展既带来机遇又带来挑战。

新能源很重要的一块就是太阳能、风能、水能这些资源。如何把这些资源汇集起来,存储起来?而且,每家每户能否既是能源消费者,又是能源生产者?要存储,要消费,要调度这些能源,要形成新的能源互联网和控制系统,这些都需要新的网络架构、新的网络能力才能满足。现在互联网面临的安全问题很严重,敢用吗?不敢。

所以,将来碳中和也好,新能源发展也好,都给网络提出了更大的挑战。

澎湃新闻:不久前,您团队设计研发的“面向服务的未来网络实验环境与技术创新”重大成果在上海展出。这项研究特别提到它是“面向服务的”。那么,在应用方面,可否介绍下这项成果的服务性和便利性具体体现在哪些方面?

刘韵洁:这项成果是针对不同企业的需求提供网络定制的服务。

现在大家对互联网的服务能力最直观的感受就是“带宽“,比如网络是100M的?还是10M的?目前,上网的速率有时都保证不了,会有卡顿或者很慢。因为现在的网络资源的情况是,你用不用都给你留着,这是一个浪费;而且互联网现在是有50%的负载就要扩容,不扩容就堵得一塌糊涂。

而服务定制的网络能够满足每一个行业的每时每刻的需要,根据用户的需要保证网络的稳定性,从而满足实体经济的个性化需求。

我们前些日子在山东做了一个案例,青大附院牛副院长为日照的一名67岁患者做远程手术。医生在青岛操作,另外一端是机器臂在动,这就需要确定性的网络,必须保证时延在1毫秒之内。因为要有指令控制机器的动作,如果这个指令丢了,就要出事故。最关键的是,手术时间很长,历时一个多小时,这就对网络的稳定性提出了非常高的要求。

这个远程的确定性网络有了以后,车联网也好,包括远程教育也好,很多应用都将得到推广。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主营产品:研磨机械,制版机,丝印机,制版与印刷机械,清洗设备